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文化建设 > 文苑撷英

闵子骞孝行的文学流传

更新时间: 2019-06-11 08:34:11 点击:

  

 

  在传统孝文化中,始见于敦煌遗书,由元代郭居敬编定的“二十四孝?#20445;?#26159;极为流行的孝道典型。今天看来,其中涌泉、卧冰、哭竹、尝粪、恣蚊的迷信或自虐,局限都颇明显,郭巨埋儿的愚孝更遭到宋代林同与明人方孝孺、林俊、戴君恩、何塘、李默、李世雄、刁包,清人李光地、袁枚、洪亮吉直至“五四”时期鲁迅等人的质疑抨击。而民间影响最大的闵子骞“芦衣顺母”却受到称许,其“母在一子寒,母去三子单”?#25925;?#30340;宽容仁爱,即使以当代价值审视,也不失为充满正能量的传统孝文化精华。

  闵子之孝首见于《论语·先进》,“子曰:孝哉闵子骞!人不间于其父母昆弟之言?#20445;?#24182;无具体事迹。《孟子》《庄子》《荀子》《尸子》《晏子春秋》《孔丛子》《孔子家语》及《亢仓子》?#20154;?#35770;及闵子之孝,亦皆不言芦衣之事。

  汉代始有闵孝芦衣之说,见于《韩诗外传》《说苑》和桓帝建和元年山东嘉祥武梁祠石刻文字。王充《论衡·知实》与蔡邕《琴操·崔子渡河操》侧面涉及。但最早叙述闵孝芦衣故事的《韩诗外传》,今本无此条,仅见于朱熹《四书或?#30465;?#19982;曾慥《类说》所引《韩诗外传》今本佚文:“子骞早丧母,父娶后妻,生二子。疾恶子骞,以芦花衣之,父察知之,欲逐后母。子骞启曰:‘母在一子寒,母去三子单。’父善之而止。母悔改之,后至均平,遂成慈母。”

  此事又见向宗鲁《说苑校证·佚文辑补》辑唐《艺文类聚》句段,唯只言“衣单?#20445;?#19981;及“芦花?#20445;?#20063;无后母悔改情节,“一子寒,三子单”作“一子单,四子寒”。宋《太平御览》三次摘引今佚刘宋师觉授《孝子传》中闵孝故事,内容略同,唯将《外传》的“芦花”作“藁枲?#20445;?#19977;子、四子?#20445;?#20316;“二子、三子”。今存武梁祠石刻则是汉代原文:“闵子骞与假母居,爱有偏移,子骞衣寒,御车失棰。”

  此闵孝芦衣故事唯一现存的汉代文本虽简短,但已述明“单衣顺母”的情节主体,现代各剧种《鞕打芦花》?#26352;?#26412;如此。

  闵孝“芦花”自《韩诗外传》流传两千多年,影响远非“二十四孝”其他事例可比,但主流文化却鲜少提及。从《毛诗·素冠传》引“闵子守丧三年”而不引“芦衣顺母”之孝,到论语“孝哉闵子骞”的历代注家如郑玄、何晏、?#23376;?#36798;、邢昺、朱熹等,均不言“芦衣”。至清代《花部农谭》作者焦循,才引入其《论语补注》。司马迁《史记》述及《韩诗外传》,而《仲尼弟子列传》不收《外传》的“芦衣顺母?#20445;?#21382;代正史也不采用。清《四库简?#20426;?#35828;《韩诗外传》《说苑》“姓名时代或有抵牾,多与先秦诸子相出入?#20445;?#39038;炎武《日知录》已言《外传》卷三孟尝君请学于闵子章时代有误)。朴学?#20197;?#26126;确质疑。吕留良《四书讲义》云:“俗传闵子故事,不知其有无。其情事语句俱?#23569;擔?#24517;非春秋时所记!”崔述《洙泗考信余录》更以为是好事者以己意附会:“孔子称闵子之孝,吾知闵子之孝而已;闵子之所以为孝,吾不?#26522;?#30693;也!”

  历代回避质疑,原因有三:先秦无此记载、情事语句?#23569;怠?#27721;文?#23383;?#35828;纷纭,如闵子?#20540;?#25968;?#20426;?#38389;子衣服质地、闵子所驾马车(武梁祠石像)或牛车(乐山汉?#25925;?#21051;)、闵子因寒失手的棰与靷、闵父觉察过程、后母有无悔改下文等均有龃龉,但也正说明“芦衣?#21271;?#23646;《汉志》所云“道听途说之所造”的虚构性传闻。这恰是现代文学?#34892;?#35828;的概念。因此《韩诗外传》“芦衣”故事实为闵子之孝文学流传的发端。

  孔子“点赞”闵子,其孝行当不止“芦衣谏父”一事。见于秦汉古籍的尚有《公羊传·宣公元年》的“要绖而服事”、《毛诗·素冠传》及刘向《说苑》的“三年丧毕操琴”、《亢仓子》的“问孔子孝与道”等,但影响甚微,唯“芦衣顺母”以多种文体踵事增华流传至今。其原因除了儒孝传统与王朝倡?#36857;?#26356;应在于“芦衣”故事的文学性。如同唱空城计的诸葛亮比《三国志》的本人更为世所知那样,闵孝通过“鞭打芦花”普遍流传,实得力于文学这一“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容易被人理解、接受的一?#20013;?#24577;?#20445;?#24352;岱年语)。

  魏晋至隋近四百年间,“芦衣”故事在文字上一直以历代书目所载的各种《孝子传》流传。是以闵子之孝在先秦仅以抽象道德流传于诸子,?#20309;?#20845;朝才以具体事件流传于士林。

  唐代“有容乃大”的文化气派在各方面都呈辉煌。宋代主流是精微细腻的?#30475;?#22827;文化,但市民文化勃兴也使局面一新,闵子孝行的传播由?#39034;?#29616;一系?#34892;?#21464;。首先是语言趋俗。胡适曾?#20826;?#21776;白话诗源于佛经翻译,诗僧王梵志见于敦煌遗书的?#23376;?#35799;达三百余首。如“欲得儿孙孝,无过教及身”等,已开劝孝俗诗先河。中唐《女孝经》《女论语》文字亦趋浅俗,敦?#32479;?#26412;《二十四孝押座文》与《孝子传·闵子骞》的语言则近于?#21351;?#25103;剧的曲词与宾白。其次是语体趋整。先秦?#20309;?#20845;朝述及闵子,率用散文。至唐宋不仅有元稹“昔公孝父母,行与曾闵俦”、宋欧阳澈“闵子家风惟啜水”等韵句,且有源乾曜奉命作《闵子骞赞》、苏辙《?#21351;?#24464;正权谢示闵子庙记及惠纸》、林同《闵子骞》、金朋说《闵子骞》等闵子专题诗作。七言长诗《故圆鉴大师二十四孝押座文》虽未现闵子之名,但“柔和谏要慈亲会”等句显然是对闵子谏父的阐释。在各类蒙书、家训中亦多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言成段或整篇韵文。虽诗味不多,但以?#19990;?#19978;口的韵句传播闵孝事迹,效果自非散文可比。再次是空间扩展。以前闵子之孝主要流传于宫廷官署和文士学林,唐?#21351;?#38543;宗教宣传和蒙书普及而流行于道场、学堂、书会、勾?#25913;?#33267;西域边陲敦煌。唐李瀚《蒙求》的“王裒柏惨、闵子衣单”和朱熹《小学》、吕祖谦?#28193;?#20202;外传》等蒙书,更使“芦衣顺母”流传于城乡书塾及千家万户。

  闵子之孝在隋唐前的受众基本是宫廷君臣士林学者,唐?#21351;?#36989;?#29004;?#23637;至宗教信徒、市井细民、蒙童及家庭成员,勾栏瓦舍的宣讲更潜蕴着元明清戏剧的受众。

  元明清?#38750;?#23567;说繁盛,诗歌诵读和戏剧演出使闵孝故事在社会底层更为普及。郭居敬、王克孝的《二十四孝图诗》以启蒙读物流传于城乡书塾,也广为社会所知。这固然因其?#35270;?#19987;制时代教育需要而为统治者倡行,而此书编写?#38382;?#30340;文学性与民众传统伦理心理的契合,似乎尤为关键。如闵孝事迹先以五十余字讲述故事,再以五言绝句“闵氏有贤郎”檃栝情节,语言俚俗,?#19990;?#19978;口,再辅?#22312;?#29238;留母插?#36857;?#30452;观可?#23567;?#22914;此方便受众,故能广受儿童与成人喜爱。唐宋闵孝诗寥寥可数,入明数量激增,仅万历张云汉《闵子世谱·艺文》就收录诗词近百首,当与“图诗”流行相关。传为闵子故乡的江西临川、抚州,山东历?#24688;?#26354;阜、鱼台、沂水、费县,?#19981;?#23487;县、萧县、灵璧等地的明清志书中,均有数量可观的闵孝诗作。虽多敷衍纲常,艺术性不高,但和蒙书韵文一样,对闵子孝行的流传,均?#22411;?#27874;助澜之功。

  《二十四孝图诗?#26041;?#38389;孝事迹?#29992;?#23398;推广到社会,以高明《闵子骞单?#24405;恰?#20026;首的元明清闵孝剧作,则以声容并茂的情境摹拟,把观众带入谏父留母现场,亲身感受孝?#23383;?#24773;,故而备受青睐。读诗文须识字,看演出则不论文士白丁,只要不聩不盲,都可观剧入心,更利于闵子孝行的流传。徐渭所言?#21351;善?#21333;?#24405;恰?#24050;佚,但从作者在其《琵琶记》?#34892;?#31216;的“不关风化体,纵好亦枉然?#20445;?#21487;知《单?#24405;恰?#24403;为《琵琶记》姊妹篇,如周贻白先生说:“仅观名目,可知其亦为‘教忠教孝’而作。”此后明嘉靖万历间有张凤翼《芦?#24405;恰?#20256;奇、汪湛溪《孝义记》、沈璟《十孝记·芦衣御车》,清郑光祖《一斑录》所述《芦花记》、唐英《芦花絮》杂剧、小说《歧路灯》所言《芦花记》、存于?#31471;?#32418;堂文库》的《汇剧堂钞本·芦花记全串贯》等。虽然除唐英《芦花絮》《芦花记全串贯》今存,沈璟《芦衣御车》存数曲,其余均佚,但从相关记述可知,始见于《韩诗外传》的“闵子芦衣”短章,经戏剧?#20063;?#37319;杂收,已敷衍出篇幅冗长、角色繁杂、情节曲折的社会生活画卷。如《曲海总?#21051;?#35201;》所述,《芦花记》在“父察单衣逐母为闵谏而留”主线之外,?#23435;?#22686;添闵子妻、弟与弟媳、外公外婆、佣工?#21592;搿?#30423;贼刘展雄、?#31456;?#31561;角色,情节更增加后母加害子骞、子骞?#20540;?#20041;感盗贼、刘展雄率众降鲁、?#31456;?#38389;父结为?#20540;?#20043;类悠谬荒唐情节,已与闵孝本题渐行渐远,但仍可见俗文学的关注用心,客观推进了闵子孝行的传播。

  乾隆间出现花部说,芦花题材被京剧和各种地方戏、民间小戏、曲艺?#20826;?#25644;演,并以圣谕宣讲背景?#40065;?#29616;的?#20826;?#23567;说《宣讲集要》《孝逆报》等流行于民间,?#25925;?#20117;与乡村文学进一步融汇。《鞕打芦花》成为京剧旦角黄(桂秋)派代表剧?#20426;?#35947;剧、蒲剧、晋剧、绍剧、梆子戏、花鼓戏、道情戏、泗州戏、山东茂腔、木偶与皮影戏等都有此剧目,曲艺如皖北大?#25721;?#35947;东清音、青海越弦、东北二人转、南方?#23621;恪?#21333;弦瞽唱、河州调、五更调等都有同名唱段,也是北京琴书泰斗关学曾的保留节?#20426;?#20256;为闵子故乡的宿州,至今仍在上演国家非遗剧种坠子戏的2016年新编剧本?#28193;?#24180;闵子骞》。

  文学流传的闵孝,比经典和官方流传更入人心,甚至有人因文学而关注经典。如《一斑录·优伶激劝》记《芦花记》演出云:“观剧者亦发天?#36857;?#22810;引‘人不间于其父母昆弟之言’,共相赞叹!”连质疑芦衣真实性的吕留良也认可其教化功能,认为?#30333;?#21457;人伦情理之变。世间后母之不?#26085;?#22266;多,然极恶不可感化者亦无几,只是为子者未必能尽其道耳!”可见芦衣顺母虽系文学演绎,严谨学者确乎不可以此论闵子之孝,但对千千万万普通家庭而言,闵子骞的孝悌、宽厚、屈己利人、顾全大局品性,实与现代“诚信、友善”价值观相通。闵子孝行的内涵与文学传播功能,对当今的家庭家风建设,仍有?#36136;?#24847;义。闵子孝行的文学流传对当今文学创作与研究,也不失为有益的资源。 来源: 光明日报 作者: 陈国龙 鄢化志  (作者:?#19981;?#30465;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?#34892;乃?#24030;学院基地教授)

上一篇: 下一篇:
费祖拉乌纹身
超级高速公路之王援彩金 甘肃11选5开奖公告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遗漏 海南环岛赛开奖软件下载 明日之后合居 寻仙手游筋骨电攻略 风暴魔域交易系统规则 澳洲幸运5是哪里产的 点石成金 海王星王国客服 mg电子游戏怎么才能赢钱 完美世界手游大作 阿基里斯闯关 美国男子蓝球排名 河北快3专家预测推荐 差位大乐透走势图

本站由中共河北省委党校(河北行政学?#28023;?#20449;息技术处维护制作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冀ICP备10019205号

超级高速公路之王援彩金 甘肃11选5开奖公告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遗漏 海南环岛赛开奖软件下载 明日之后合居 寻仙手游筋骨电攻略 风暴魔域交易系统规则 澳洲幸运5是哪里产的 点石成金 海王星王国客服 mg电子游戏怎么才能赢钱 完美世界手游大作 阿基里斯闯关 美国男子蓝球排名 河北快3专家预测推荐 差位大乐透走势图